新生代簽證移民事務所
電話:4006226394(中國大陸)
1 (888) 622-6394(北美)
一周七天營業

程序公平系列文章(六):虛假陳述

程序公平,就是簽證官要給申請人一個解釋的機會,讓申請人打消簽證官的顧慮。這封信通常叫做Procedural Fairness Letter (PFL).

  虛假陳述的話題是沉重的,一旦以虛假陳述拒簽,申請人將5年內不能再申請加拿大的任何簽證。虛假陳述的話題又是必要的,因虛假陳述簽發的PFL比其他案子加起來都要多。本篇是程序公平系列文章的最後一篇,也是最重要的一篇。

40 (1) A permanent resident or a foreign national is inadmissible for misrepresentation
(a) for directly or indirectly misrepresenting or withholding material facts relating to a relevant matter that induces or could induce an error in the administration of this Act;

(2) The following provisions govern subsection (1):
(a) the permanent resident or the foreign national continues to be inadmissible for misrepresentation for a period of five years following, in the case of a determination outside Canada, a final determination of inadmissibility under subsection (1) or, in the case of a determination in Canada, the date the removal order is enforced; …

  先說一些簡單的案子,比如簽證官發信過來說他們“有理由相信”存款證明或者流水是假的:這便是程序公平信PFL了。這封信有瑕疵么?有。因為簽證官不僅僅要告訴你他們懷疑的理由,還要把調查的過程、證據都披露給申請人。明明有瑕疵,依然這麼發,簽證官不怕上訴么?不怕。既然發了這封信,十有八九是有實錘,如果拿着這封信回過頭來問客戶,要麼直接承認是假的,要麼先咬口不認,最後杳無音信的,還真沒遇見過簽證官冤枉申請人的時候。簽證官有官方渠道可以驗證資金證明和流水的真假,申請人千萬不要鋌而走險。
  我們做過一些的確是交了頗有爭議的材料,最後沒有判虛假陳述的,只是這種情況非常少,而且實屬幸運。有一位申請人在賣車之前補辦了一本行駛證,遞交簽證的時候車已經賣了——車管局自然核實不到這輛車了,於是收到了PFL. 我們解釋為無心之失,以及這份行駛證在眾多財產材料中並不重要(immaterial),最後雖然拒簽,但是並沒有判虛假陳述。然而申請人隨後再簽數次也沒能獲得加拿大簽證。

  虛假陳述的案件在上訴中,申請人通常的辯解有下面一些:1. 申請人自己並不知情。“是代理給弄的”這種辯解被法庭全盤駁回,申請人既然信任了代理,就要為代理的行為負責(Haque v. Canada, 2011 FC 315)。但是在申請人完全無法控制的客觀情況下可以網開一面,比如在Osisanwo v. Canada, 2011 FC 1126中,夫妻雙方都以為兩個孩子是自己的,然而其實有一個是隔壁老王的,法官批准了上訴。2. 虛假陳述並不重要,不會影響案件的結果。早期法院有時候會採納這種辯解,但最近也越來越行不通。虛假陳述只要能影響審理過程就足夠重要了,並不必然要影響到審理結果(Oloumi v. Canada, 2012 FC 428)。在Wang v. Canada, 2018 FC 368中,申請人沒有申報自己海外的旅行記錄,之後補交公務護照才被簽證官發現,以虛假陳述拒簽。申請人辯解說,這些旅行記錄都不超過6個月,所以不需要提交這些國家的無犯罪,不會影響審理。法院認為簽證官的調查不僅限於犯罪調查,申請人隱瞞旅行記錄可能會影響簽證官的其他調查,最終駁回了上訴。3. Wang案同樣表明,申請人主動披露或者承認自己的虛假陳述也不是辯解理由,尤其是在發了PFL之後。法院認為,如果收到PFL之後承認可以免罪,那大家就會肆無忌憚地虛假陳述,反正被質疑後承認就好了(Khan v. Canada, 2008 FC 512)。所以如果你非要承認,最好在發PFL之前承認,並且得提供合理解釋。 4. “無心之失”通常不會造成虛假陳述拒簽,比如表格填錯了信息之類的。但沒填拒簽記錄就性質不同了,實務上大部分簽證官通常不會以此為由判虛假陳述(禁5年實在太過嚴重),但偶爾會有簽證官這麼做。這類案子上訴到法院後判決不盡相同,整體來說忘記填拒簽記錄不能被辯解為“無心之失”,所以請不要“忘記填”,尤其是美國和加拿大這種很容易查到的拒簽記錄。
  用得最多的上訴點就是簽證官違反了程序公平,該理由通常和上述4種辯解一起使用,出鏡率頗高。虛假陳述案中對程序公平的要求較嚴,如果要以虛假陳述拒簽申請人,簽證官一定要給申請人解釋機會。但僅僅是程序公平有瑕疵的話,法官有時候會睜隻眼閉隻眼,比如在Li v. Canada, 2012 FC 1099案中,簽證官以慣用的“我們有理由相信”為由發了PFL,沒有披露任何證據,但申請人對PFL的回復沒有被記錄在案(法院認為申請人沒有回復PFL),上訴被駁回。

  我們以Ge v. Canada, 2017 FC 594案作為程序公平系列的結尾,該案破了虛假陳述一次性拒簽最多申請人的記錄,有57個家庭選擇了上訴並以簽證官違反程序公平勝訴。該案的判決書也是一份說理非常清晰的經典判決書。在發送PFL的時候,簽證官嘗試把虛假陳述當口袋罪,也就是如果找不到具體的條款拒簽申請人,就用虛假陳述好了。這種操作方式最近又用到了配偶不隨同的EE申請上,我們知道在EE中配偶不申請移民是為了給主申請更高的分數,但有天才簽證官以虛假陳述為由給主申請發PFL,說配偶明明就跟你住在加拿大,不隨同涉嫌虛假陳述。我們不得不說簽證官真的是管得太寬了,不移民有千萬種理由,比如不想坐移民監,不想放棄在中國的公職工作,甚至可以是因為不想交申請費。就算是為了抬高配偶的分數,不隨同移民也不違反任何一條移民法,什麼時候一個私人的決定也算是虛假陳述了?
  回到Ge案。Ge案的起源在2014年的最後一批FSW申請,和Ge一樣大量申請從同一個地方寄出,表格、翻譯、材料整理方式都非常相似。2015年中,他們都統一收到了香港發來的PFL,認為他們使用了非持牌代理,卻沒有填5476代理表,涉嫌虛假陳述。
  仔細研究移民法和之前的判例就知道,使用持牌移民顧問才需要填代理表,而非持牌移民顧問不需要填代理表,代理表上也沒有非持牌移民顧問的位子。簽證官知道不填代理表不違反移民法,所以搬出了虛假陳述。然而既然移民法的其他條款都不違反,又怎麼會違反虛假陳述呢?這一封釣魚的PFL可以用移民法懟回去,或者完全不予理會,都比申請人接下來做的事情要好得多:他們回信否認找了非持牌移民顧問,而僅僅是使用了“翻譯和快遞服務”,大部分人的回信如出一轍。如果說本來還沒有實錘的話,如此相似的回復一封封到了領事館,還說他們沒有找非持牌移民顧問,實難相信。
  對PFL撒謊自然就違反移民法了。案子拖了半年左右,在2015年底、2016年初被統一拒簽,拒簽的理由並不是他們沒有提交5476,而是他們對PFL的回復不夠誠實。申請人上訴到聯邦法院,經過原告團6名律師的協調,案子得到合併,大約1年後開庭,2017年中出了判決書。法官認為,簽證官發PFL的時候,理由是申請人沒有填寫5476,但是拒簽的理由卻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填5476,而是他們對PFL的回復不夠誠實。這個拒簽理由發生在申請人回復PFL之後,而簽證官並沒有就新的理由給申請人一個解釋的機會,從而違反了程序公平。

[29] In my view, the concerns on the basis of which the Respondent now seeks to sustain the Officer’s decisions were clearly credibility concerns, being determinations that the Applicants were not being candid in their procedural fairness responses. Yet the Applicants were not made aware of these concerns, as they arose only after the Officer received the Applicants’ responses, and the Officer made the decisions without any further communications with the Applicants.

[35] Regardless of how closely a particular Applicant’s procedural fairness response may mirror the template, or how compelling or untenable the Officer’s determination that a particular Applicant misrepresented his or her relationship with FLYabroad may appear based on the information currently available, it is my conclusion that each of the Applicants was entitled to comment on the Officer’s concerns before that determination and the inadmissibility finding were made. It is therefore my conclusion that there was a material breach of procedural fairness and that the Officer’s decisions in all 57 applications must be set aside and the applications returned to a different decision-maker for redetermination in accordance with these Reasons.

[29] 我認為,被告律師現在希望維持的簽證官的決定顯然是一個關於申請人信用的決定,即認為申請人在對PFL的回復中不夠坦誠。但是,申請人並沒有意識到簽證官的顧慮,因為它們是在簽證官收到申請人的答覆之後才出現的。最終,簽證官在沒有與申請人進一步溝通的情況下做出了決定。

[35] 無論申請人對PFL的回復和模板有多麼相似,或者無論簽證官,基於已有的信息,關於申請人隱瞞了他們和非持牌移民代理的關係的判斷是多麼可信,我的結論是在簽證官做出虛假陳述和拒簽的決定之前,每個申請人都有權對官員的顧慮提供解釋。因此,我的判決是,簽證官實質上違反了程序公正,他的決定必須被撤銷,這些申請會依據本判決的理由發回給另一位簽證官重新審理。

  Ge案中沒有贏家:移民局固然敗訴,而且為此付出了大量的司法成本。但申請人本應該在幾個月內審理完畢的聯邦技術移民被拖了數年之久。上訴之後,簽證官並沒有放過這件事情,而是發了新的PFL,質疑的正是他們對第一封PFL的回復不夠誠實。不少申請人中途放棄,有的申請人被發了2-3次PFL依然被拒簽,有的申請居然拖到現在還在審。
  Ge案讓5476代理表格得到了空前的重視,對各事務所、尤其是國內的事務所操作簽證的方式造成了深遠的影響。這組案子到後期是“坦白從寬”還是“牢底坐穿”,中途補交持牌顧問的5476有沒有用,以及簽證官最終有沒有繼續用虛假陳述這個雞毛令箭,都給我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和寶貴的實務經驗。
  並沒有因為Ge案說非持牌移民顧問不需要填代理表,所以大家都可以心安理得地不填了,而正是因為不填代理表的影響如此大,所以小到續大小簽、中到省提名和快速通道、大到投資移民,沒有人再敢讓非持牌移民顧問以申請人自己的名義遞交。同樣是在Ge案中,法官否認了律師們關於既然不用填5476,所以他們就算做了虛假陳述也無所謂的辯解:

[37] However, I do consider it appropriate to speak to one argument raised by some of the Applicants to the effect that, because there was no statutory requirement for the Applicants to disclose their relationship with FLYabroad when submitting their applications, any misrepresentation in that regard in the responses to the procedural fairness letters cannot have been material.

[38] I have difficulty accepting that such a proposition follows as a matter of law from the absence of a statutory requirement. While the s. 91(1) prohibition against unauthorized persons providing paid immigration advice is directed at the unauthorized person, not at the alleged recipient of the advice, that prohibition does exist. I therefore cannot find fault with an immigration officer, who suspects that prohibition has been breached, making inquiries of the alleged recipient on that subject. Surely the alleged recipient then has an obligation to answer these inquiries truthfully…

[37] 但是,我認為應該對一些申請人提出的一個論點說些什麼,該論點認為,由於法律沒有要求申請人在提交其申請時披露與非持牌顧問的關係,因此任何有關的虛假陳述都是不重要的。

[38] 我很難接受這個觀點。雖然移民法91(1)條並沒有禁止申請人接受未授權的人提供的建議,但它的確禁止了未經授權的人提供有償移民建議。因此,移民官認為有人違反了禁令,然後向接受者詢問了這一問題,這並沒有過錯。接受非持牌顧問建議的人也必然有義務如實回答這些詢問…

  填一張5476,可以避免被簽證官詢問、被質疑、被發PFL、被拒簽。即使辯解或者上訴有用,你會為了少填一張表格惹這麼多麻煩嗎?

  最後,既然美國的拒簽史會被加拿大查到,那如果被加拿大以虛假陳述拒簽,會不會影響美國簽證?答案是肯定的。雖然美國簽證並不需要披露其他國家的拒簽記錄,普通的旅遊簽、學簽被拒也不見得影響美國簽證,但如果被加拿大判了虛假陳述,就有申請人明確被美國面試官告知因為加拿大的記錄被拒簽,甚至還有面談通過後電話取消的。

網絡平台

客服QQ:410655655

微信公眾號

微信號:ExpressEntry
客觀、準確、及時的移民資訊,不嘩眾取寵,不造謠傳謠。

鏈接

新生代官方網站
www.newgcanada.com

公司簡介,旗下品牌,服務理念

新生代留學 CAstudy
www.castudy.com

留學規劃,院校申請,簽證方案

魁瓜之家
www.quebecpeq.com

最具價值的魁北克留學移民生活信息

曼友小站
www.impnp.com

曼省移民分享曼省感悟

愛移民
www.immalberta.com

阿爾伯塔持牌移民顧問團隊

服務電話

中國大陸:4006226394
北美:1 (888) 622-6394

加拿大

多倫多
301-150 Consumers Rd
Toronto, ON M2J 1P9
蒙特利爾
605-2000 Peel Rd
Montreal, QC H3A 2W5
溫哥華
325-8171 Cook Rd
Richmond, BC V6Y 3T8
卡爾加里
5131-150 6th Ave SW
Calgary, AB T2P 3Y7
溫尼伯
1001 Bairdmore Blvd
Winnipeg, MB R3T 5E3

中國大陸

北京
朝陽區北辰西路北辰世紀中心
廣州
天河區珠江新城國際金融中心
深圳
寶安區海秀路龍光世紀大廈
武漢
江漢區建設大道518號招銀大廈
西安
雁塔區科技路195號世紀頤園

新生代上海辦公室預計2020年2月營業。

新生代的所有辦公室都是直屬運營,價格是統一的。每個辦公室都可以接待諮詢、處理文案和回應客戶關切。